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适用高度盖然性原则审查、判断证据

作者:庄晓阳  发布时间:2010-11-03 14:43:51


 

要点提示

在日常的民商事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由于当事人用于支持自身主张的证据并不确凿,法官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这就是证据规则中对于高度盖然性原则的适用。

案例索引

一审法院:河北省南宫市人民法院

裁判文书:2010)南民初字第093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日期:2010年4月15日

二审法院: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文书:2010)邢民三终字第95民事裁定书

生效日期:2010年7月22日

案情

原告国某某,男,47岁,汉族,原农业银行职工。

被告李某某,男,53岁,汉族,农民。

原告诉称,1995年被告向原告借款35万元,书写了借条,并取走了借款。当时没有约定还款时间,后连年多次催要未果,特诉请法院判令被告返还欠款10万元及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1、原告的起诉与事实不符,答辩人与其根本就不熟悉,从来没有向其借过款。款项是答辩人支取的销售羊绒的货款,也是又用于在收购羊绒的原料款,根本不是借款。借款、取款概念不同。

2、本案不是借款,原告本人完全清楚,因此从来没有向答辩人提起过,至今15年之久,早已超过诉讼时效。

经审理查明, 1995年原告国某某在以其内弟为法人代表人的南宫市某绒毛购销公司负责财务事宜,199571日原告经手以公司的名义从中国农业银行某办事处贷款100万元;1995922日被告和张某某在农业银行南宫支行从原告手中取款35万元;当时双方未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被告也未提供担保,被告只给原告打下内容为“今取到现金350000元(三十五万元)整,某某村李李某某95.9.22”的取款条;取款时原、被告只认识了几个月,并不熟识;另查明被告李某某与原告的内弟合伙做过生意。1995年银行一年期储蓄存款利率为,年利率10.98-12.24%。

审判

南宫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确凿的证据予以证明。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的主要证据是被告于1995922日书写的取款条,但取款条并非借条,其不是欠款凭证,该条据只能证明原、被告之间曾经发生过给付与收取款项的事实,而不能证实双方存在借贷关系;另,原告当时系金融部门工作人员,具有较高的专业知识和财务常识,其完全清楚借款与取款的区别和相应的法律后果,其庭审中述称自己在出借巨额现金后因自身疏忽而未予审查对方书写的条据,当属牵强有悖于常理,加之其此后十余年一直未予主张更正,故其所述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公安机关2006年元月25日所做的询问笔录属传来证据,亦不能就此确定原、被告之间存在借款的事实。综上所述,被告否认该款项系借款,现有证据又无法确定双方存在借贷的事实,原告又没有其他证据支持自己的主张,故原告的诉求事实依据不足,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作出后原告向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原告于2010718日申请撤回了上诉,一审判决现已生效。

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3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这就是高度盖然性规则。高度盖然性规则的理论源于西方的自由心证制度,是人类长期社会实践在司法审判上的必然产物,它将人类生活经验及统计上的概率,适用于待证实真伪不明的情形,主张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只须达到“特定”高度的盖然性即可,即这种高度达到“法官基于盖然性认定案件事实时,能够从证据中获得待证事实极有可能如此的心证,法官虽然还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但已经能够得出待证事实十之八九是如此的结论”即可。

高度盖然性规则是证明标准的最低限度、非普遍的标准。它以举证规则为前置,无论一般举证规则,还是举证转移、举证倒置,双方当事人均必须承担作为举证主体相应的举证责任。高度盖然性规则只在当事人对同一事实举出相反的证据;且又都无法否定对方证据;待证实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适用;由法官对当事人证据的证明力进行衡量。如果一方提供的证据,证明力明显大于另一方,则可以认为证明力较大的证据所支持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法官应依据这一事实作出裁判;如果通过对证明力的比较仍无法对待证事实作出认定,待证事实仍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即双方证据所证实的事实均不能达到高度盖然性的程度,法官就应当依据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作出不利于负有举证责任一方当事人的判决。

本案中,原告虽提交了被告为其出具的,取款35万元的取款条,但取款条并非借条不是债权凭证,单一的取款条只能证明当事人之间发生过给付与收取的事实,不能证实当事人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在被告否认35万是借款的情况下,原告的举证显然不能使法官形成35万元是借款的内心确信,在此情况下原告理应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佐证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因被告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佐证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且原告的诉讼主张的本身又明显存在以下疑点:1、“取款时原、被告只认识了几个月,并不熟识”原告怎么会不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将35万元巨款交予被告? 2、原告作为一名银行工作人员,具有较高的专业知识和财务常识,其应完全清楚借款与取款的区别,怎么会借款给被告而接受被告打取款条? 3原告作为一名银行工作人员应当知道35万元如在1995年按一年定期存入银行至少可得38430元的利息,如系借款原告怎么会甘愿自己一年损失38430元的利息?4、借款35万元,时隔十五年后被告怎么会只要求被告偿还10万元?而被告“35万元不是借款而是支取的合伙销售羊绒货款”的辩称却能合理的化解上述疑点。综和上述情况,法官内心自然会形成35万元极有可能是不是借款的内心确信,故一审法院适用高度盖然性规则作出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并无不当。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