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法治大方向中的司法公信建设

发布时间:2019-10-31 22:04:02


法治大方向中的司法公信建设

                     南宫市人民法院  鲍运华

摘要:法治是一个大方向,在我国这样一个有无法治历史的国度里,法治对抗人治的进程走得尤其艰难,但也尤其顽强,展现了法治强大的生命力。法治的进程其实是民主的过程,是一个界定公民自由的过程,是平等观念深入人心的过程,是一个社会全面进步的过程。法治不是从来就有的,法治观念的深入人心不是一蹴而就的,法治的存在价值在于立法科学、执法严格、司法公正、守法普及,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法的正当性,“恶法非法”不无道理。法治大方向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司法的公正性,正因为司法的公正才会赢取司法的公信,从而走上一条良性循环的道路,以公正促进公信,用公信保证公正。

激动人心的法治进程,面对的是相对脆弱的法治现实。正因为不够完美的现实,才使我们有理想、有愿望、有力量来推进法治的前行。本文着力解决法治和司法公信两者概念的辨析、两者关系的捋顺,及在法治的大方向中,司法公信力的建设存在的问题,并着重围绕提高公信力的建设提出对策,以推进法治。(全文字数4903字 )

关键字:法治 司法公信力  建设

正文:

一、概念辨析

(一)要清楚地理解法治的意义和作用,有必要对几对概念作一些分析、比较。

1.法治与人治

法治与人治的观点之争历史悠久、精彩纷呈。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儒法两家、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及西方中世纪资产阶级思想家为反对封建专制提出的有关法治的观点无不体现法治和人治这两种治国方略的优劣、得失。

人治作为一种治国方式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了几千年,人治是同君主专制相联系的,他的基本特征是统治者的权力和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它的基础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法治并不排斥领导人个人的权威和作用,但认为这种权威和作用必须置于法律之下。

法治,作为一种治国方式,是指主要依靠良好完备的法律来治理国家,把国家的长治久安维系于国家的法律和制度上,认为法律和制度比领导人的素质更靠得住。

2.法治与民主

民主即公民自己当家作主 ,体现更深层次的含义是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在自己理智的范围内通过一定的形式共同制定出约束全体个人的规则,人人平等地遵守法律,享受法律赋予的权利,没有人可以超出规则的约束,从而实现法治。

3.法治与德治

德治相对于法治来说,不可不提倡,但不能依靠,因为道德是脆弱的,时间、观念和事件都可能销蚀道德,而法治是刚性的,法治是规则,规则是人可以看得见的。所以法治是根本,德治是补充。

(二)司法公信力

1.司法与行政

在现代社会中,法院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国家机构,它们在性质、功能、活动的原则和程序等方面都有着显著的不同,法院的活动一般称为司法,政府的活动一般称为行政,它们所行使的国家权力则分别称为司法权和行政权。

从价值上说,政府的存在价值在于秩序和效率,秩序表现在通过调整和维持社会秩序,使人能够生活在有秩序的社会中,从而实现每个人生存和发展的愿望。效率表现在每个公民让渡出自己的权利从而能够使政府集中力量办成每个个人无法完成的工作。司法的生命力在于公正,公正体现在人侵犯国家的秩序、侵害他人的权益、公权力侵害私权利等则会受到应由的惩罚、赔偿。

2.公信力

任何人和机构要想赢得公众的尊重,必须先给公众一个理由,法律也不例外。法律给出的理由是法的正当性、公正性。法律并不能自动赢得自尊,赢得权威,赢得公信力,赢得服从,必须以自己的正当性、公正性赢得它所蕴含的一切。温珍奎在《论司法公信力》一文中对司法公信力作出定义,司法公信力是社会公众对司法权力及其实施过程或结果实现社会认知以后所产生的一种信任和尊重的社会心理,它是社会公众在对司法权力及其实施过程或结果的社会知觉基础上形成的社会印象和社会判断。

二、法治和司法公信力二者关系

法治和司法公信力建设二者的关系表现在两个方面:(一)司法公信力的建设和提升是建设法治的必要前提

因为建设法治,法律必须被公众信仰,乃至成为公众的习惯,司法必须被公众信任和尊重,否则,法治将形同虚无;建设法治,必须“把权力关到法治的笼子里”,权力必须被制约,而制衡权力的重要机关是有力和公正的司法。公众如果不信任司法,不运用司法监督和控制政府权力,权力的腐败和滥用将不可避免;建设法治,社会矛盾和争议必须主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而法律途径主要是司法途径。公众如果不信任司法,不通过司法途径而通过自力救济或信访、上访等途径解决争议,法治秩序将被破坏;建设法治,归根到底是为了个人生存和发展,为了被每个人追求自己自由和幸福的权利,所以人权必须得到有效保障,而人权保障的重要途径是司法。如果司法没有公信力,人权将随时可能被侵犯。

(二)法治是司法公信力提升的重要条件

司法公信力提升的首要条件是党和政府尊法、崇法、守法,而这一条件的成就关键取决于法治;司法公信力提升的另一重要条件是公众尊法、崇法、守法,而这一条件的成就同样取决于法治;司法公信力提升还取决于司法自身体制、机制、制度的改革,而这些改革亦有赖于法治的进程,不推进法治,司法改革无望,司法不改革,司法公信力提升无望。

三、目前法治进程中司法公信力低下的原因

造成当前司法公信力低下的原因是错综复杂的。司法公信力是一个具有双重维度的概念。司法公信力缺失的原因可以从司法本身和公众两个角度来探析。

  (一)从司法本身分析司法公信力缺失的原因

  司法主要包括行使司法权的主体法院以及用以规定当事人权利义务用以调整社会关系的法律。1.法院作为行使审判权的主体,是公权力的代表,司法公信力的高低程度主要表现在公众对法院的信任程度上。当人们把自己的权益交由法官处理时,作为裁判者就应当不受任何外来因素的干扰,不偏不倚地居于第三者的位置,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精神下作出裁判,人们才会相信裁判是公正的,才会增强公众对司法的信任和依赖。因此,作为司法主体的法院能在多大程度上拥有独立审判权是司法公信力的逻辑起点。然而,我国的司法机关按行政区划设置,法院的人、财、物均受地方管理,从而使得法院的司法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地方化,造成地方党政领导控制司法权以及推行地方保护主义的局面。政法委、人大对个案监督普遍存在,使司法难以获得独立的空间。影响法院公信力的因素主要是法院的开放性不够以及法官队伍素质不高两方面的原因。首先,司法对公众的开放表现在公众有机会求助于司法公证并且整个司法过程都应该是开放的,包括参与主体的开放和运作过程的开放。公正的裁判应当是在各方当事人的参与下,通过举证、质证、辩论而做出的,它不像一般行政行为那样单方面调查取证即可做出决定。因此,法院的司法活动应使得各方当事人都能顺利地进入到诉讼程序中并且充分告知各方当事人享有的合法权益。“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司法审判的基本原则。我国是一个成文法国家,法官没有造法的权利,只能依据三段论演绎推理得出裁判结论,而法律作为三段论的大前提,其本身的缺陷必将导致裁判结果的不足。

  (二)从公众角度分析司法公信力缺失的原因

  司法公信力是司法机关是否具有值得公众信任的因素及其履行义务责任的能力在客观上能为公众所信任的程度,也即来自公众的评价。因此,作为信任方的公众能在多大程度上客观地评价司法机关职权行为影响着司法公信力的高低。现今舆论监督的滥用以及中国的法律文化使得公众无法从客观的理性的角度来看待司法机关作出的司法裁判,从而影响了公众对司法的信任。就司法文化看,我国既没有司法文化传统,亦未在短短一世纪的现代化过程中随着司法制度体系的移植培育出大众司法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并没有对法律的信仰,更多的是对政权和道德的依赖,强调情与法的结合。中国传统的礼治社会则把社会的伦理和谐看的至高无上,追求“以和为贵”,纠纷解决方式以民间调解和裁决为主。

  综上所述,造成司法公信力缺失的原因是方方面面的,既受到现有体制的影响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要树立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既需要社会为司法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又需要司法机关通过自身的长期细致的工作加强自身建设。

四、提高司法公信力

司法公信力建设在法治思维下具有丰富的内涵,应主要包括司法机关对司法权威的内在提升和公众对司法公信力的外在肯定。司法公信力的内在提升主要体现为对法律本身的忠诚以及对法官司法行为的规范与完善;公众对司法公信力的外在肯定主要体现为对法律以及司法裁判的信赖、尊重和服从。

(一)完善法律法规,改革司法体制 

  法治的精神不仅仅体现在依法而治,而且也在于强调“良法”之治。有效而不需处处依靠强制适用的“良法”才为法治思维下的真正追求。在当前司法环境中,仅仅依靠司法制度的设置来维护司法公信力已显得捉襟见肘,若要追求“良法”之治,必然要求立法者在立法时、法官在司法过程中,积极寻找法内在发展的规律,将法律的移植、法律的适用相融合,并以此来辅助司法裁判的作出,才能确保法与社会生活中的矛盾纠纷具有可贴合性,使司法公信力坚定不动摇。

在目前法院面临的社会形势下,应通过司法体制改革,保证法官地位独立,为提高司法公信力营造良好的体制环境。首先,应对于基层法院的人、财、物管理体制进行改革,阻断地方党政机关对法院司法工作的干预,克服司法工作中的地方保护主义;其次,要摒弃以行政为本的管理模式,理顺上、下级法院之间的审判监督关系,实行严格的审级制度;第三,要确立法官在审判活动中的中心地位,实行法官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保证审理案件的法官享有独立的审判权。

(二)强化法官素质,确保司法公正

没有个案的公正就不会有司法的公正,法官个人因素在司法活动中发挥着不可限量的作用。正如庞德所云:“人的因素是远胜于机器,我们假设有最明确的规则,最文明的程序以及最完美的法庭技术,但是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法官”,为此,强化法官的职业素质尤为重要。一般认为,法官的素质包括法官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操守两个方面。法官的职业素养,指法官应具备系统的法律知识、丰富的司法经验、一定的社会阅历,以及法官适用法律、驾驭庭审的能力等。首先要在法官队伍中树立职业神圣的理念,以极大的自尊心与责任感来筑起法官自身威望;其次法官要努力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三是法官应严格约束自己的业外活动,尽力做到深居简出,从而建立起普遍的社会公信力。最后法官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不仅要保证我国司法环境的健康运行与发展,而且要保障和促进全社会公平正义实现的高度,认识到加强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的急迫性和重要性。

(三)以公开促公信,靠监督树形象。

近年来影响司法公信及公众习惯性质疑的症结所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公众对司法神秘化背后的猜疑,尤其是对一些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重大案件,因受审判纪律的客观限制,或因对司法公开的重视不够,不能及时向媒体和公众公开审判的全过程乃至细节,不能及时回应社会舆论,给公众造成一种“蒙在鼓里,不知真相”的神秘感,加重了公众的“合理性”质疑。司法公开的主要内容体现在对司法政务信息的公开、审判信息及审判工作环节的公开、以及重大案件、重要信息的公开。司法公开是前提,及时公开、及时回应舆论是司法公开的应有之义。司法公开和接受社会公众监督是相辅相成的工作,司法公开的过程就是接受公众监督双向交流的过程。可喜的是,最近法院系统正在进行三大流程公开、网上直播等,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司法公信力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四)加强司法宣传,培养法治文化

“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的宪法,它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法律衰老或消亡的时候,它可以复活那些法律或代替那些法律,它可以保持一个民族的精神。”法治要实行,就必须赢得社会的敬仰、公众的尊敬。培育公众的尚法理念,必须发挥教育的启蒙和教化功能。当前时期,我国正处于一个公众逐渐认识法律、了解法院的过程中。这是因为我国传统文化中轻权利、重官位观念的影响,也是受我国传统文化中“厌诉”思维作用的结果,而正是这些原因才导致我国法治建设困难重重,难以开展。现代社会发展的历程表明,法治文化建设对一个国家法治建设的力量是无穷的,法治文化建设可以提升公众对法律的认知和排除对司法质疑的能力,还可以弥补法律本身的不足,提升司法公信力。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