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论基层法院民事审判中证人出庭率低的现状与对策分析

发布时间:2019-10-31 22:03:01


论基层法院民事审判中证人出庭率低的现状与对策分析

                         南宫市人民法院  鲍运华

摘要:证据在民事审判中起着关键性作用,证人证言在民事诉讼中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证据形式。随着新《民事诉讼法》的实施以及民事审判方式的改革,证人制度在民事审判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然而当前基层民事审判实践的现状是证人出庭极率,这严重阻碍了审判工作的开展。

本文以笔者所在法院的民事审判工作为例分析了基层民商事审判中证人制度的实践现状,反思当前证人出庭率低的现实困境,并结合审判实践案例对我国证人出庭制度的构建,尤其是符合基层审判的制度构建给出建议,以期达到完善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制度的愿景,寻求民事诉讼案件中证人出庭制度的现实意义,从而保证案件裁判的公正,维护法律的尊严。

关键词:证人证言  证人出庭制度  证人出庭率

证人是诉讼过程中的重要参加者,证人的正确、客观的作证能够帮助法官查明案件事实,从而得出公正的判决结果。当前,随着证据制度的完善,证人证言以及证人出庭作证的重要作用也愈加凸显。但是由于在我国立法进程中民事证人制度一直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这一制度并未积极发挥其作用,对审判实践的指导作用不大。不过,从我国2007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中关于证人的粗略规定,到2012年修订时对证人制度部分所作的补充,可以看出,民事诉讼证据法领域的证人制度在不断完善和进步。

一、当前民事审判中证人出庭作证的现状

《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证人确有困难不能出庭的,经人民法院许可,可以提交书面证言。不能正确表达意志的人,不能作证。”这是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制度的立法依据。这一规定是从公民出庭作证的义务角度出发,试图通过对证人出庭的法律义务的界定来实现鼓励证人出庭,促进民事审判工作的有效开展。但是这一规定过于原则,程序规范疏漏、法律约束不力、可操作性不强,没有形成一个较完整的证人制度体系。当前,证人出庭率低成为基层民事审判中的普遍现象,也成为审判工作高效开展面临的大难题。

证人出庭率低,证人制度在司法实践中效果不理想,主要存在以下困境:

(一)基层法院对证人出庭制度不重视

一方面,当前基层法院办案人员严重缺位,但是案件数却逐年递增,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基层审判人员为提高审判效率,一般不愿传唤证人出庭。基层法院办案的另一大难点即是送达难,受法律意识的限制,基层群众多数不愿接到法院传票,在这种形势下,法官如传唤证人出庭,势必增加工作量。自数字法院办案系统运用以来,对办案的效率、审限的要求更为严苛,在此情况下,为尽快结案,省去送达、证人出庭程序、证人出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反复作证及伪证等可能拖延甚至阻碍庭审顺利开展的环节,办案人员形成了轻证人、能不传唤证人出庭便不传唤的惯性,使得证人出庭率得不到提高,影响了证人出庭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和落实。

另一方面,在传统的民事审判工作中,证人证言往往不被重视,并且承办法官按照基层民事审判传统,在案件的判决书中也并未对证人证言作出分析和认定。根据法律规定,对于已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应在判决书中对其关联性、真伪性、合法性作出阐释,并对是否采信其证言逐一说明。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基层民事审判轻证人的传统,判决书无需对证人出庭予以阐释;另一方面还是由于基层法官法律素养不够,法学功底不扎实,难以胜任各种形式、真伪难辨的证人证言的分析工作。

(二)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程序欠细化

《民事诉讼法》对证人不出庭作证的例外情况规定不详尽、缺乏对应当出庭而拒不出庭的处理对策。《民事诉讼法》规定“证人确有困难不能出庭的,经人民法院许可,可以提交书面证言”。我国法律对“确有困难”的情形作了阐释:“(一)年迈体弱或者行动不便无法出庭的; (二)特殊岗位确实无法离开的; (三)路途特别遥远,交通不便难以出庭的; (四)因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原因无法出庭的; (五)其他无法出庭的特殊情况。”但是以上阐释对不出庭的例外情况规定的过于原则性,对审判实践没有具体指导意义,尤其第五条属于兜底性条款,实践中难以操作。

笔者所在县辖区民事案件的当事人多为当地老百姓,其申请的证人也基本为当地人。证人在收到法院的出庭传票后拒不出庭,多数以“外出不在家”、 “农忙”、“生病”等原因予以拒绝,即使没有正当理由,也能找出“其他无法出庭的特殊情况”。承办法官对照相应法律规定,均属于合法理由,无法强制其出庭,以致影响案件审理。法谚云“无救济则无权利,无惩罚则无义务。”在没有相应的具体惩处规定的前提下,证人拒绝出庭作证无须承担实际的法律责任和后果,作证义务形同虚设,法院无法建立对应当出庭而拒不出庭情形的处理对策。

(三)法律对证人的义务、权利规定不对等

法律虽然规定作证是义务,但是对于证人出庭享有的经济补偿方面的权利规定不够明确具体,对经济补偿中的误工费、交通费、食宿费等标准均未作规定。地方法院在没有参考标准的前提下,即便有“证人因出庭作证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由提供证人的一方当事人先行支付,由败诉方的当事人承担。”的规定,亦无法在判决时一并作出处理,导致证人享有的此项权利形同虚设。另外,缺乏对证人及其亲属的人身、财产保障权利体系。有法官指出“我国目前对证人的保护不够完善,且基本上是事后保护,缺乏预防性保护措施。证人不愿出庭往往是害怕遭受报复、打击,或受到当事人及其亲友的威胁产生畏惧心理。”司法实践中,证人出庭作证后的遭到打击报复是常有之事,打击报复的方式多为言语中伤、小利侵害或田间地头的口角是非,让出庭作证之人不堪其扰,但又无计可施。

(四)证人对于作证行为认识不到位,作伪证和作证反复现象普遍

证人必须对自己所知道的案件情况如实作证,不得作伪证,是法律对证人履行作证义务的基本要求。由于证人对作证的行为及作伪证的法律后果认识不到位,在基层民事审判工作中,不乏当事人为获取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从而影响审判结果,指使、贿赂、甚至胁迫证人作伪证;有的证人出于各种亲朋关系或者“利益、情面、报复、同情”等动机出庭作伪证;有的证人在庭审中全部或部分推翻庭前向一方当事人或其代理人出具的证明内容作证反复,这些作伪证、作证反复的行为让承办法官难以甄别,更难以得出公正的判决结果。由于《民事诉讼法》只规定证人应如实作证,不得提供虚假证言,证言不得前后矛盾,但没有具体规定相应的有可操作性的惩处措施,使得出庭证人即便作伪证、作证反复造成申请证人方当事人的举证不能,证人也无需承担实际的法律后果,最终使案件的审理工作中断,造成人民法院要么不能公正裁判,要么案件久拖不决。

(五)其他客观原因制约着证人出庭作证率

1、民众法制观念淡薄,认为出庭作证是“管闲事”。受经济、文化水平的限制,民众法制观念普遍淡薄,认为别人打官司与己无关,没有意识到出庭作证是公民应尽的义务,并且认为如果出庭作证还会被打击报复,从而不愿意出庭作证。

2、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受中国传统社会“厌讼”文化、“亲亲相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观念的影响,多数民众为保护自身利益,都不愿意参与到诉讼纠纷中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基层社会都是熟人社会,证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与当事人一方甚至是双方有关联,顾虑到出庭作证可能会“得罪熟人”导致人际关系僵化,为避免惹起事端,证人都会拒绝出庭作证。

3、地理环境因素制约了证人出庭制度的实施。基层法院辖区一般存在诸如地域广、居住地稀散、道路崎岖和交通不便的复杂县情,这些情况使得证人出庭要耗费巨大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客观上阻碍了证人出庭作证。

二、民事审判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决策分析

正如上文所述,基层民事审判证人出庭作证率长期处于低水平状态,这严重影响了审判人员查明案件事实以及当事人权益的保护,甚至影响到了司法公正。如何提高民事审判中证人的出庭率,完善民事审判证人制度,是当前司法改革中摆在基层审判工作的一道任重而道远的难题。

相比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提高民众的法律意识,消除证人出庭作证的心里障碍,是一项前提性的工作。此外,还应着重从以下几个发面着手:

(一)更新立法理念,完善民事证人出庭制度

我国近代民事证人制度经历了萌芽、初步形成及正式形成三个时期。在2012年《民事诉讼法》出台后对民事证人制度的补充,是建立完整的民事证人制度的一大进步,但是相比国外立法中相关的规定,还较为落后。对此,我们应该更新立法理念,摒弃传统立法中“轻证人”的理念,积极借鉴先进国家的有效措施,完善民事证人出庭制度。

1、规定证人出庭作证义务的同时,明确证人出庭作证享有的权益,建立相应的出庭证人权益保障机制。例如,设立特殊情况下证人的免证权;明确出庭证人享有的因出庭作证而导致的误工费、车旅费、食宿费等费用标准;建立出庭证人及其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保障体系;采取如视听作证、远程作证等新型作证方式,保护出庭作证证人人身及财产安全。

2、建立证人强制出庭制度。细化《民事诉讼法》中关于证人可以不出庭的例外情形规定,对“确有困难”作出明确界定,防止证人滥用该规定,也防止法官为提高办案效率而使用该兜底条款;对无正当理由又拒不出庭作证的证人进行相应的法律制裁。例如在美国,如果证人经法庭传唤拒不到庭,则会被按藐视法庭罪论处,追究刑事责任;在大陆法系国家,证人拒证可以给予罚款、拘留的处罚。另外,明确书面证言的效力,对没有证人出庭作证的书面证人证言效力予以明确,限制证人不出庭情形的泛滥。

(二)细化配套机制,制定相应惩罚性措施和激励性措施

在两大法系国家,证人在诉讼庭审中,一旦作伪证或者在法庭上故意作虚假陈述,情节严重的,通常要承担伪证罪的法律责任,一般要被科以人身刑和财产刑。而目前我国法律中,没有对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作伪证及作证反复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作明确规定。对此,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立法,在民事诉讼中制定相应的惩罚制度,建立起应对证人出庭作伪证和作证反复的惩罚机制。

 在现阶段,虽然我国已经对证人出庭的经济补偿有所规定,但是由于没有具体标准而导致经济补偿得不到落实,无从激发证人出庭的积极性。当证人因顾虑出庭所花的经济成本而缺乏出庭积极性导致出庭率低时,法院应该落实经济补偿制度,消除证人此方面的顾虑——从明确证人出庭作证经济补偿的给予主体到明确“合理费用”的具体范围,根据各个地区的实际情况,制定补偿标准,激发证人出庭的积极性。

(三)赋予法院强制力,规范证人作证程序

1、赋予法院在传唤证人过程中的强制力,提高证人出庭率。在笔者所在县,法院权威近年来有所下滑,导致法院强制力减弱,法院传唤缺乏威慑力。一方面,我国现有法律体系对证人出庭作证制度仅限于原则性规定,对公民来说出庭作证是一项法律义务,不具有强制力。尤其在违反该义务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缺位的情况下,法院对传唤的出庭证人缺乏强制力。另一方面,基层法院在传唤证人出庭的方式上不够规范,往往采取口头通知、送达出庭通知书的形式,这些形式不够严肃,难以唤起证人的作证义务意识和庄严感,让人无视法院权威。所以,要提高民事审判中证人的出庭率,应该基于国家法律的明确授权而赋予法院传唤证人出庭的强制力,让法院依据国家的强制力来实现证人的出庭作证义务。

2、规范基层民事审判庭审工作,建立有序规范的证人出庭作证程序。如:审判人员在庭审前要充分了解案情,对有证人出庭的案件要事先申明证人不得参与旁听;明确参与旁听证人的证言效力;借鉴西方国家经验,增加证人宣誓环节,从心理上唤起证人诚实作证的意识;增加基层法院人员、经费投入,缓减办案压力,避免因节约司法成本、片面追求审判效率而减少证人出庭的情况。

(三)加大普法力度,提高民众法律意识

在完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过程中,作为司法机关,应该加大普法宣传力度,注重开展送法下乡、巡回审理等活动,采取以案说法的形式,讲解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规定,提升群众法治意识。司法机关尤其是基层法院可以通过借助送法下乡的机会,加强对基层群众的法制宣传教育,消除群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厌讼”等狭隘自私的错误观念。基层法庭的法官应该多深入群众,向群众讲解当前我国法律对证人权利和义务的规定,使群众明白自己如果作为证人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不仅有就出庭作证遭受物质或精神损失要求国家补偿的权利,而且,如果主动出庭作证,还可能受到物质奖励或精神鼓励,从而消除证人对出庭作证的恐惧和厌烦心理。

注释:

[1] 张勤景:《完善民事诉讼中的证人出庭制度》,载于《法制与社会》2011年第9期,第40页。

[2]  惠继飞:《我国民事证人制度的困境及原因分析》,载于《法制与社会》2012年第8期,第71页。

[3] 周斌、蒋皓:《专家谈民诉法修改:应建立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载于《法制日报》2012年9月12日。

[4]姚变:《诌议民事诉讼证人制度》,载于《法学研究》2013年第7期,第115页。

[5]周成泓:《中国近代民事证人制度述略》,载于《求索》2012年第5期,第44页。

[6] 唐世银:《论我国民事诉讼证人出庭制度的不足与完善》,载于《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1月第21卷第1期,第87页

[7] 李艳超:《论民事诉讼证人出庭作证制度》,载于豆丁网 http://www.docin.com/p-607667270.html,于2014年7月4日访问。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